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网 > 游戏

兵王狂少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夕瑶的面纱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3:28

兵王狂少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夕瑶的面纱

嘶!

随着李川扔出的那物被旱魃和蚩黎两人扯碎,两人的脸上,方才流露出了愤恨的神色

兵王狂少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夕瑶的面纱

原因?

很简单,因为他们刚才争抢的东西,哪里是什么空灵悟道草,而是一根被布裹包着的大葱!

“混蛋!小畜生!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熟悉的话语再度响起,而这次如此嘶吼的,却是蚩黎,而非旱魃。

李川这红果果的戏耍,让他脸上极为无光。

倒是旱魃,此时显得稍稍平静些,倒不是他定力好,纯粹是因为被李川坑了无数次,习惯了。

其实,李川这招实在是太过拙劣,因为那东西扔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气息。

要知道空灵悟道草可是神级草药,定然蕴含着强大的气息,哪会如此毫无气息?

但所谓关心则乱,蚩黎和旱魃两个家伙都不想让对方得到这宝贝,是以不假思索的便出手了。

但凡他们有一丝理智在,都不会中了李川这么稀烂的计策,怪只怪两人都是自私自利之辈,不肯吃一丝亏。

所以,当两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李川已经身处在小木屋之中了,看他一脸惬意的看戏模样,就差吃爆米花和看电影了。

“该死!该死!给老子去死!”蚩黎愤恨的喝道,一个闪身就来到小屋门口,双手带着汹涌的灵力,向着李川拍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蚩黎发出的灵力,在就要碰到李川的时候,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瞬间被打散。

“嗯?什么情况?”蚩黎神色一变,试探性的再度发出一掌,但同样的,这一掌再度无功而返。

而这次他分明是看清楚了,自己的灵力是撞到了一层透明的薄膜后消失的。

“这是封印!”蚩黎一惊,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东西就是困住了他们数千年的封印。

“这下麻烦了,这两个贱人仗着有封印的保护,我们奈何不得他们,怎么办?”旱魃来到小屋前,皱了皱眉说道。

“妈的!不就是一层膜嘛,老子来破了它!”蚩黎恨恨的骂了一句,狠狠的一掌拍在了那封印之上。

“轰!”

顿时,封印摇晃了起来,强度也比刚才稍稍弱了一些。

旱魃原本以为蚩黎的方法不过是蛮力,毫无作用的,但此时见状后,眼睛却是一亮,虽然这封印的强度降低的很少,但只要不断攻击的话,要破除它,近在眼前。

于是两人便开始不断的使用灵力攻击着这封印,一时间封印晃动不已,虽然减弱得依旧不明显,但架不住消耗得多,它的强度正以一个慢速但坚定的速度降低着。

看着这两个家伙在不断的破坏着封印,还不时冲他呲牙咧嘴,李川不爽的关上了小屋的门,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不过关上门,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封印并不能阻挡他们太多时间,也不过数个时辰而已,一旦封印被迫,他们又要如何应对。

“你后悔了么?”夕瑶虚弱的盘坐在凳子上,忽然张开美眸,向着你李川问道。

“后悔?后悔什么?”李川奇怪道。

“后悔不早点走,后悔不将我丢出去。”夕瑶睁着双眸,眼神定定的看着李川。

“当然不后悔了。”李川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依然会这么做,不会有半分犹豫。”

夕瑶看了看李川,忽然轻声的叹了口气,呢喃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李川不解。

“可惜你年纪轻轻,还有大好前景,却要和我一起丧命。如果我能不死,或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夕瑶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失落。

而随着她的言语,她身上忽然逸散出一丝丝淡红色的灵气来,而随着灵气的逸散,她的身形也的变得愈发苍老起来,甚至一丝丝银丝也不断的从她的秀发间不断出现。

“公主,你这是怎么了?”李川有些震惊的看着夕瑶,大声的问道。

夕瑶艰难的摇了摇头:“我的伤势过重,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再也无法贮灵气了……我,就要走了。”

听得夕瑶如此说,不知为何,李川的鼻子忽然一酸,他连忙追问道:“不,你不会走的,肯定有办法能救你的,快告诉我好不好?”

夕瑶摇头:“没有用的,那么方法,可望而不可及,没有用的。”

李川还想追问,夕瑶却向他无力的摆摆手,随后忽然问道:“李川,你觉得,我美吗?”

“……”李川有些意外,一时间脑子反应不过来,不懂这夕瑶是什么意思。

“呵呵,果然,我现在这么老,一定很丑吧。”夕瑶见李川不答,有些失落的自嘲着。

“不!不是这样的!”李川连忙摇了摇头,凑近夕瑶,直视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虽然我没见过你的容貌,但我相信,你定然是极美的,而且这种美,是天下间没有任何人能比拟的。”

“无论是岁月,还是死亡,都无法消去你的美丽,我相信,你的容颜,定然倾国倾城。”

李川说的认真,而且这也并非恭维的夕瑶的话。

她可是九尾天狐,想象同为九尾天狐的妲己就能知道,夕瑶的容貌是何等的美丽。

李川的话,让夕瑶陷入了回忆:“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我的脸上就被蒙上了一块面纱,大人们告诉,无论如何都不可摘下面纱,决不能让人见到我的容貌。”

“虽然我很不解,但还是听从了他们的话,长大后,我渐渐明白了这样的原因,但是我也从来没有让谁见到过我的容貌。但是我的想知道,我自己究竟长得如何。”

“李川,我就要去了,你能在我离开前,看看我的容貌,告诉我,我到底长相如何,好吗?”

夕瑶轻声的说道,这让李川很是难受。

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这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竟然没有一人见过面容,且守在这毒山中近千年,这是何等残酷?

带着这样的心情,李川缓缓的伸手,解下了夕瑶的面纱。

本书来源:..

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
济南治疗卵巢炎方法
沈阳性病医院
怎么去北京国仁医院
成都曙光医院王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