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网 > 育儿

进击吧哥哥 卷5章46 接连的突变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4:17

进击吧哥哥 卷5章46 接连的突变

又是新的一天。

李小森今天的心情,其实挺不错的。

虽说结界外的夜行者的连番冲击,持续了一夜,搞得结界内人心惶惶;虽说结界内看自己不顺眼的人还是很多,自己体内的枯萎之刃的毒素也还未解除;虽说昨夜琴岚最后有关龙五和猎魔城之间的神秘关系的话,真的让李小森心底颇为在意;以及,虽说今天就要正式面对巴鲁、还有斯卡纳这个天榜级别的人物……

但李小森今天的心情真的很好。

昨天陷入绝境下的苦战所带来的疲惫,一扫而空,整个人都通透了不少。

无他,只因为今天凌晨的时候,李小森在仔细体味自己的新能力“杀意灵觉”的时候,感应到了来自结界之外的,一道直冲着自己而来的强烈杀意!

根本没有任何疑义,李小森就知道:那是来自始祖意志的杀意,也是来自妹妹李小茜的杀意。

“很好哇!我就怕我在这结界内耽搁着,万一始祖意志根本不在北美,那我岂不是白忙活?”被扭曲的那部分想要杀李小茜的意志,这样想着,很开心,有种“猎物你乖乖等着我来杀你”的心情。

净土内的未被妹妹扭曲的那部分意志,则稍稍松了口气:这是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亲自感受到来自妹妹的信息,这让李小森觉得自己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稍稍放下来了些。

至于妹妹那边为什么会传来如此强烈的杀意,妹妹的意志是不是被始祖意志给吞噬了——对于这些问题,李小森反而暂时不去想,一是想也没用,二是在华夏血战之后,李小森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妹妹是个坚强有主见的女孩子,蠢萌的外表之下,实际上主意正着呢!李小森对妹妹有信心,小茜她,一定不会轻易地就被吞噬掉的。

“想什么呢?”一个沉厚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说话的是巴鲁,“今天是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选拔了,你这个外来者,什么心情呀?”

第三轮选拔即将开始。

同样的会场,类似的场面,区别是今天的天气,有点阴。

结界外一刻不停的冲击和震荡,让人感到不安。

李小森、斯卡纳、巴鲁三名走到这一轮的候选人,站在一起,等待最终决胜轮的正式开始。

巴鲁还是那个巴鲁,貌似忠厚老实,其实嘴巴很臭很毒。

内容很正常的一句话,被他说出来

,就是有种强烈的让人不舒服的味道。

他着意强调了“外来人”这三个字,而且准备好了一系列后续的话语,一旦李小森还嘴,就会立刻面临巴鲁后续的连珠炮火!

李小森有些茫然地看过去,眨了眨眼:“你刚才说啥?”

巴鲁:“……”一肚子的后续恶心人的话,瞬间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

这光头黑人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罕见的煞气:“我看你是有点膨胀了吧,小子?你觉得赢了阿尔法那个自大狂,就能上天了?”

“好了,都少说两句吧。”一旁,斯卡纳开口说道,“准备入场了。”

对于斯卡纳这个人,李小森还是挺佩服的,这家伙是李小森目前见过的天榜强者中,心智最成熟的一个,实力究竟如何还不知道,但斯卡纳的确有大将之风。

和斯卡纳相比,华夏的羽化云稍微年轻了些,琉璃则在柳小惠死之前成天嘻嘻哈哈的,根本不务正业,至于柳长生,在李小森看来一个叛徒的实力再强也没用,做人上,叛徒不配称做人。

就这样,一行三人,步入会场。

李小森收摄心神,默默调整状态。

如今法术专属能力初步完成,火球和光球成双成对的法术结构,似乎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不过这部分的变化,似乎不完全遵照自己的意志意愿,李小森也不着急。

接下来的重点,在于尽量获得这场守护骑士选拔的优胜,拿到那符文,看能不能进一步完善自己的法术专属能力。

符文的情报,是从龙五那里得来的。

之前李小森其实就挺在意的,为什么龙五会给自己这样一份情报。

而在昨夜听琴岚提到龙五可能和猎魔城有某些关系之后,李小森就更加感到一种难言的怪异感——

总觉得龙五这个人非常神秘,对方似乎很了解自己,也很了解猎魔城,所以才会在李小森最需要开发法术专属能力的时候,指了这么一条通向猎魔城焰巫师一脉的符文的道路。

当然不管怎么样,既然身在局中,回头不切实际,那就勇往直前,努力赢得优胜把那符文弄来看看吧。

至于现在,李小森反倒对专属法术能力的附带的子能力“杀意灵觉”,越发感兴趣。

怎么说呢……

那种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防空一切,然后就能感觉到四面八方或大或小、气息不一的杀意,涌向自己,这种体验真的,非常神奇。

洞彻眼的瞳力能捕捉到更清晰、更全面的信息,但这种只针对一种事物的专门感知能力,是李小森之前从未拥有过的。

“我怎么觉得李小森他今天心情很好?”看着面带微笑步入会场的李小森,徐文晟疑惑道。

“我倒是觉得他有点开小差啊,你看他低着头一直自己笑,完全没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选拔上嘛。”塔娜莎有些不满,叫起来,“喂喂,李小森,打起点精神来啊!!”

经过昨天的战斗,李小森现在是完全在结界内火了,昨天又哭又喊为李小森加油打气的塔娜莎,也火了。

感觉到周围人投过来的异样眼光,塔娜莎倒是十足彪悍:“看什么看?”没办法,谁让昨天李小森赢了阿尔法呢,别说塔娜莎,今天就连徐文晟、修行分院的成员们,都感觉底气足了不少呢。

昨天的败者,阿尔法和伊莉莎,今天坐在了观众席上。

就在两人不远处,林婉人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同伴们之中,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安静,但实际上她眼里有严肃,有期待,还有好奇:“猎魔城守护骑士的决胜选拔,选拔规则到底是什么,就连院长大人她好像都不太清楚……究竟会是怎么样的呢?”

瑞拉今天完全没出现。

琴岚则还是如前两天那样,有些孤独地坐在现场巨型屏幕的上缘。

格雷森和海洋,出现在了转播平台上。

一时间现场全部的目光,都投射过去。

格雷森今天换上了猎魔城的传统服饰,胖胖的身子,把焰巫师的法袍撑得满满当当,有些滑稽。

但他往那儿一站,自然而然有一种沉厚、可靠之感。

一时间,那结界外不断传来的撞击声和震动感,似乎不再扰人心神了。

“我必须很遗憾地宣布一个消息……”格雷森开口了,说着遗憾,但他脸上实际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有点无可奈何的味道,“今天的第三轮选拔,不得不取消了。”

“咦?啥?”李小森正沉浸在“杀意灵觉”的感受里,几乎要锁定那个结界内对自己杀意最强德瑞拉的位置了,听到这猛地抬头,看向格雷森。

这太意外了!

李小森的表现还算好了,现场其他人一个个惊愕无语,片刻后,猛烈爆发出惊天的疑惑声:

“为什么取消?”

“又取消了么?一场守护骑士选拔,中止两次,什么意思啊?”

“见鬼的,这么说来那个华夏来的小子,真的要成为我们猎魔城的骑士?凭什么?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不止普通观众,就连阿尔法、伊莉莎、林婉、还有琴岚这些人,都是一脸吃惊。

李小森注意到:斯卡纳的表情还算正常,很意外但还在可控范围内的那种。巴鲁的表情,却有些让人无法理解,那是一种……意外之后,高兴得有点瘆人的表情。虽然只是在巴鲁的眼中一闪而逝,但恰好被李小森以洞彻眼捕捉到了。

格雷森示意大家稍安勿躁,接着道:“抱歉,我说得不够清楚:取消进行的,仅仅是这第三轮,但守护骑士的选拔,并不会中止。”

说到这,他看了身旁的海洋一眼。

海洋点点头,上前两步,朗声说道:“这是我的主意。眼下夜行者在结界外冲击不休,相信大伙儿也明白,战斗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且就在不远的未来。这种非常时期,我觉得没必要非要三选一。”

没必要三选一?李小森心中隐约有所猜测。

果然,只听海洋接着道:“经过前两轮的选拔,我的确认为目前进入第三轮的三位,都有成为我的守护骑士的资格。所以我希望,他们三人都成为我的骑士,保护我、协助我,一起打赢接下来对夜行者的硬仗!”

听到这,李小森已经完全明白了。

这个海洋殿下……似乎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啊,居然会有这样大胆的决定和想法。

李小森不知道的是,海洋其实和谦谦有点像,小小年纪就承担起了其他同龄人甚至无法想象的重担,让她们的心智早熟许多。

不同的是,谦谦一度因为力量不足而迷惘,后来越来越独/立自强。

而海洋似乎比谦谦更加早熟,或许是因为她从不缺少能力,她在修行方面的天赋,更胜谦谦,小小年纪就得到了猎魔城传承神器的认可。

对于海洋来说,谁来做她的守护骑士,根本不重要,她要的只是最严密的保护,让她可以真正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发挥出传承神器的威力!

正是因为海洋的这种个性和风格,才让她有了如今这样的决定,在她自己看来,这一点不夸张,反而再正常不过了。

意外之后,李小森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局面。

这对李小森而言可没什么不好!

本来对于和斯卡纳的竞争,李小森就没有十足的信心,尤其是在不知道第三轮选拔到底规则为何的情况下。

和别人共享守护骑士的头衔,这或许对斯卡纳和巴鲁而言,有点不舒服,或者很难接受,但李小森表示自己完全没问题啊——只要能拿到符文就行了!

于是在现场许多人不甘不愿的目光注视下,格雷森亲自主持,举行了守护骑士的授勋仪式。

依照传统,仪式并不复杂,但神圣非常。

骑士们宣誓:即便献出自己的心脏,也要誓死保护公主殿下的生命安全,即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让公主殿下能有足够的输出空间,把神器的威力,打满打全。

相应的,公主也会宣誓:无论如何,不让骑士们的血白流。双方的关系定义,导致公主永远是躲在后边输出的那个人,但公主保证,让她的骑士流一滴血的人,她会让其百倍奉还!

有的时候,仪式感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东西。

简短但庄严的誓约仪式之后,现场的不满声音,少了许多。

一些人或多或少地意识到:在公主和骑士之间,真正最本质的东西,是守护与不负守护的那种信念,而非虚妄的荣耀。这么一想,似乎由谁来担任守护骑士,猎魔城的人还是华夏书院的人,还真的不是那么重要的问题了……

就连李小森自己,也不得不为这场仪式所感动,有点肃然起敬的感觉。

尤其是,当宣誓结束之后,格雷森悄然传音过来:“抱歉,之前没能处理好你和我们猎魔城中不少人的误会,给你造成了不小的伤害,那些都是我的疏漏。只希望从今天起,李小森你一天是守护骑士,就一天能够尽心尽力,保护海洋这孩子,好么?”

李小森心说我其实不是自愿来参赛的啊,而且我本来没想着什么守护,只是想要符文而已。

但最终李小森看着格雷森的眼睛,点了点头。

其实打动李小森的,并不是格雷森的拜托,而是誓约的内容:誓言强调的不是单方面的守护,还有被守护者的不负守护、值得守护!这让李小森觉得……很公平。

这让李小森想到了自己和妹妹。

如果说,妹妹是自己的公主,而自己是她的守护骑士的话,李小森真心觉得:自己从来不是为了守护而守护,而是那个把自己从了无生趣中拯救出来的小丫头,真的值得自己全心全意去守护。

隐约之间,那一层妹妹借助始祖意志之力,对自己施加的意志扭曲,似乎松动了些……

“好了,仪式完毕,从今往后你们四个一定要——”格雷森看着海洋、斯卡纳、巴鲁、还有李小森四人,微笑说着,然而说到这,他忽然顿住了。

格雷森陡然间睁大了眼睛。

几乎同一时间,大屏幕上的琴岚,猛地转头看向了密西根湖的方向——

可以看到,那座湖面上的灯塔,也就是实际上的猎魔城传承神器,圣光焰之塔,正在缓缓升空!

但那显然并不是神器自主自愿的,神器有灵,那灯塔正疯狂挣扎着、扭动着,似乎被什么大力困住了,一时间无法挣脱。

一道浓郁血气缠绕着的身影,就在那灯塔一旁,那明显是一个夜行血族,而且实力超卓,正一点点,把那灯塔神器,从湖水里“拔”出来!

“所以格雷森三个月前中止骑士选拔,真的没做错,这结界内还真的有血族的奸细?”李小森吃惊地想。

但怎么就觉得这当中有点难言的怪异感呢?

这时候,李小森忽然又注意到了:巴鲁!

又来了,这个黑人的表情,居然又出现了那种让人觉得很怪异的样子,似乎很开心,很平静,一点不为这场变故所动,虽然他表面上装得非常吃惊意外。

这一刻,李小森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他放弃了惯用的洞彻瞳力,而是闭上了眼睛,屏蔽掉自己的正常感知能力,然而无限放大了“杀意灵觉”。

然后李小森脸色猛地一震,他发现了什么……

“神器!神器不能被动摇!神器是结界的核心,神器动了,结界就要散了!”格雷森还在厉声喝道。

仿佛呼应他的话,笼罩这个小镇的结界,开始摇晃,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

与此同时,结界外的夜行者大军,猛地发动了近乎疯狂的冲击,有种要趁此机会,一举攻破结界的架势!

琴岚已经站起身来,抬头凝望结界之外的夜行者,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煞气。

林婉同样被惊到了,但她表现得非常冷静,记录下现场的所有变化,汇报给结界之外的某人。

而最快动作起来的人……是斯卡纳。

在第一轮选拔中,斯卡纳的速度得分,和阿尔法一样都是满分,但这时候,阿尔法在观众席上,看着那浑身亮起血色的纹身,一步跨出,人已从会场走到了湖面之上的斯卡纳,咬牙道:“见鬼的,这家伙果然还保留了实力!这速度,分明是超越满分的速度!”

“放下神器!这不是你能碰的东西!”斯卡纳一声断喝,霸气无双,直冲着那力拔神器的血气笼罩中的身影而去。

然而很快,斯卡纳就愣住了。

因为那血气萦绕的身影,被他一个冲击,居然就散了。

然后灯塔回落,再次扎根于湖水之中。

突发的变故来得毫无征兆,去的更是突兀到让人感到别扭、怪异。

斯卡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头,看向转播平台上的格雷森和海洋殿下。

“原来如此……”斯卡纳笑了,笑得有点遗憾,又有些自责,“这原来,才是第三轮选拔的内容么?宣誓内容里,无论如何,要对公主不离不弃……我失约了。”

“抱歉。”格雷森隐隐转向大屏幕琴岚的方向,“不是有意耍您,而是选拔规则便是如此。”

琴岚耸耸肩,没所谓地重新坐下来,心中其实对猎魔城的这种选拔方式,颇为赞叹。

海洋则遥遥地对斯卡纳行了一礼之后,不再看斯卡纳,而是回过头,看向自己身旁的巴鲁,还有李小森。

在刚才那突如其来的、让最聪明的人都不会有时间去思考这是不是一个考验的变化之中,巴鲁没冲出去拯救神器,李小森也没有。

巴鲁甚至在那关键的一刻,像是本能地,横移了一步,横身挡在了海洋殿下的身前!

而这正是一名守护骑士,最该有的最正确的反应。

“有结论了呢。”海洋微微一笑。

斯卡纳被淘汰,海洋有些遗憾,但并不真的纠结在意。

一个人再优秀再强大,综合实力再强,如果没有一颗一切把她放在头位的心意,那对海洋而言,就没有任何意义。海洋就是这么一个心坚如铁的女孩,和表面上的柔弱如水,完全不同。

简单来说,斯卡纳还是做单兵比较好,对猎魔城、对海洋、对斯卡纳自己,都是最好的选拔。

至于巴鲁和李小森,虽然两人都留了下来,没有像斯卡纳那般冲出去。

但巴鲁横移拦在海洋身前的那一步,成为了最终致胜的关键。

“我真的,没有想到是你走到最后呢,巴鲁。”海洋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大了许多的黑人,四名候选人里,这是最全面的一个,没有任何短板,但同样的,也没有特别突出的点。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海洋心里想着,让这么一个之前最不被自己注意到的人,最终获得了优胜。

不出意外的话,巴鲁应该会说些得体的话,然后这场选拔,便就此落下帷幕了。海洋很在意自己的未来骑士人员,对于候选人的资料信息,包括为人处世的风格,她都认真做了功课。她甚至猜到以巴鲁的性格,会在这样的场面下,说什么样的话了。事实证明,巴鲁的嘴巴动了动,嘴型的确如海洋所预料的那样,但——

巴鲁没说出来。

他的嘴巴动了动,嗓音却象是卡在了喉咙里,无论他怎样努力,都吐不出来。

“咦?”海洋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她注意到,一旁的格雷森满脸都是震惊,但这已经不是演戏的时候了呀,刚才不都演过了么?以及海洋怎么觉得,格雷森现在这份惊骇,不像是演戏了呢?

大屏幕上,琴岚目光灼灼地盯着转播平台,第一次流露出意外,还有疑惑。

除了正面面对巴鲁以至于没看到巴鲁背后的情况的海洋,其他所有人——全场都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你干什么?”斯卡纳、阿尔法、伊莉莎三人,几乎同时喝道。声音里饱含着惊天的愤怒和痛心。

观众席里,林婉本来一刻不停地把现场局势,飞快而有条不紊地,汇报给结界之外的那位,此刻却忽然停住了,怔怔望着转播平台上。

站在林婉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得最清楚——

巴鲁的身后,站着的人是李小森。

巴鲁横移挡在海洋身前的那一步,同时也将李小森和海洋隔开了,所以海洋才没有看到李小森对巴鲁做的事:李小森的手,刺入了巴鲁的后背心,强攻式发动,破开巴鲁近乎满分几乎不亚于伊莉莎的防御力,然后捏住了巴鲁的心脏。

“对不起那个……我眼睛有点花,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徐文晟一脸懵逼。

“我……我也不知道啊。”塔娜莎茫然道。

李小森难道觉得自己成为守护骑士无望,气急败坏之下,就对优胜者巴鲁下杀手?

他认为杀了巴鲁,就会顺下拉轮到他做守护骑士??

剖宫产术后怎么防止腹胀便秘
儿童流鼻血
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孩子咳嗽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