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网 > 美食

至尊邪天 105 归途巧遇—徐珊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4:11

至尊邪天 105 归途巧遇—徐珊

“云艺,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你准备怎么办?”

黑云镇无名客栈后院中,吴天,青璃,梦儿,花娘以及云艺围坐在一起,在花娘的怀中小白虎好似懒猪般睡着觉,尤其是那小白虎的头,更是放在花娘双峰之间,让吴天看的很是无语,这畜生干脆叫色狼算了!

听到吴天的问话,依旧穿着紫色裙衫的云艺抿了抿嘴,一脸孤苦伶仃的轻声道,“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我……我之前欺骗了大家,我其实是一个孤儿!”

“呃……”

此言一出,在场几人都微微发怔,云艺弱弱的继续道,“我想跟在小哥哥身边!我可以做丫环的,求你们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走!呜呜……”

说到最后

,这小妮子已经哭了起来,让吴天他们几人的心头都不禁生出一抹怜悯,泪水朦胧的样子恐怕任何人都不忍心再说出什么赶走她的话了吧?

“既然你无家可归,那就留下吧!少爷,你说呢?”青璃拉着云艺的小手,转而朝吴天道。

“哥哥,让云艺留下吧,反正咱们也不差这一个人的!”梦儿也在旁边附和着。

青璃,梦儿都开口说情,唯独花娘没有多说什么,她的目光在云艺身上扫过,眼神深处带着一抹警惕,但吴天没有开口,她自然也不好多说。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让云艺跟着我们好了!”

吴天笑了笑,摆手道,“今晚大家都好好休息,明天咱们就启程回家!”

“好咯,谢谢小哥哥!谢谢青姐姐,梦儿,谢谢花姐姐!”云艺倒是一个不落的道谢,看那样子似乎真的很开心,美丽的眼睛都弯成月牙儿了。

夜很静,躺在床上的吴天却久久未眠,突兀的一道黑光通过打开的窗户飞射而入,吴天双瞳一缩,陡然从床上一跃而起,定睛一看那黑光竟是一个黑色的葫芦状酒壶,正在离他不远的木桌上滴溜溜转动不止……

“小子,回去告诉你家老头子,老酒鬼我过段时间去看他,让他给我准备几坛好酒!”

这无名客栈酒鬼的声音传入吴天耳朵,“这一壶酒就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记住,你和那几个小丫头每天只能喝一杯!!”

“另外,给我好好的照顾小花儿!如果让我知道她受了委屈,就算是你家老头子拦着,我定然要好好揍你一顿!”

“多谢酒前辈!晚辈谨记前辈之言!”吴天心头震撼,方才这酒鬼用出的乃是传音。

…………

第二天一清早,吴天与几女叫了一辆马车从黑云镇离开踏上归程,而那酒鬼却始终一直没有现身。

云艺似乎从未见过这许多的景物一般,一路行来不断地看着两侧美景,时不时的更是娇呼不断,让吴天他们很是哭笑不得。

忽的,约莫前行了十数里的距离后,马车骤然停了下来,一个穿着紧身青色劲装的男人跨马走了过来,让那驾车的车夫浑身颤抖,就差没有直接跳车逃跑了……

打开遮挡车窗的布帘往外看去,吴天微微一怔,自己差点把这人给忘记了……

心里一阵无语,吴天倒也没有表现出来,坐在那里淡淡的招手道,“赤血,你怎么来了?”

没错,这骑马之人正是吴天之前收服的手下赤血,只是因为进入魔兽山脉之后事情太多而给忘记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

“赤血见过少爷!”

赤血翻身下马,先是轻轻一击手击将车夫打晕过去,这才继续躬身道,“少爷的吩咐属下已经尽力去办,只是因为黑云镇的情况太过复杂,所以属下还没完全落实!”

“我明白了!”

吴天点点头,如同大人般摩挲了一下下巴,缓缓言道,“我不管你到底应该怎么做,但我吩咐你的事情你要办好,并且没有得到我的允许,除了你之外不可将我的存在告诉其他人,知道么?”

“是!”

“还有,尽快发展属于你自己的忠心势力,我需要你给我铺一张,一张我随时都可以掌控各处的消息!”

“属下遵命!”

“好了,没事了!从今以后,我让花姐与你单线联系!”

“是!属下告退!”

赤血离开了,那车夫在吴天的能量下缓缓醒转,当场便差点被吓得一跃而起,不过好说歹说之下,这人才重新安静下来驾车……

一路前行,不得不说这马车的速度倒也很快,日行千里也根本不在话下……

而吴天,则是一边听着身边几女的叽叽喳喳,一边心神沉入丹田,不断的用能量蕴养着九星破霄剑,不断地加深着自己与这柄剑之间的联系……

在那星辰天域中得到九星破霄剑后,这柄剑便自动没入了他的丹田,悬浮在浮屠塔的上端,不断滴溜溜的转动着吸收能量,可不知为何,即便他隐隐的觉得自己与九星破霄剑之间有一种什么关联,吴天却始终无法真正的做到如臂指使……

吁……

忽的,马车缓缓停住,吴天微微皱眉问道,“又怎么了?”

“客人,前面有人打架堵住了路,咱们过不去!”车夫在外面无奈的道。

“哦?”

吴天打开车帘往前面望去,发现约莫两百余米之外,的确有人在打架,或者说是有一帮人正在欺负一个女孩和一个中年女人……

女孩约莫十岁左右,长得如同瓷娃娃一般很是可爱,可出手却偏偏狠辣至极,而且其实力竟然也是一阶大武师,这让吴天不禁有些愣住,这女孩的天资恐怕不比他差吧?

而那个中年女人也是一脸冰冷,出手之际倒也与那小女孩颇为相似,但因为遭受到三人的围攻却境况愈下!若是再过去一段时间,恐怕她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吴天无语的轻轻摇头,而目光却陡然在那小女孩身上凝聚,不由得有些发怔,“怎么那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不管吴天如何去想,都始终无法想起,若非那种熟悉的感觉仍在,恐怕吴天都会以为自己想错了呢……

“一阶大武师的小女孩,三阶武王的中年女人!”

花娘的声音沉凝着响起,“围攻她们的十多人中,有两个三阶武王,一个二阶武王,四个大武师,其他的都是高阶武师!”

闻言,吴天不禁淡然一笑,“花姐,如果你出手,那三个武王和四个大武师能够拿下?”

“可以!”花娘很肯定的点头,如今的她虽然没有突破,但较之之前却强大了不少,距离下一阶段的一阶武皇也仅仅半步之遥,甚至说她已经一只脚踏入武皇阶段也不为过。

可就算是这半步,恐怕也还不知道到底要多久呢,毕竟这种阶段的突破,可不单单是靠苦修就可以成功的,更需要的是机缘。

随着时间分秒的过去,吴天对那小女孩的熟悉之感越发清晰,眼看着她们两人已然逐渐落入下风,吴天当即拍板道,“花姐,我和你一起去救人,梦儿你们大家留在这里!”

“好的!”梦儿,青璃还有云艺都点点头。

“花姐,我们走!”

吴天声音落下,整个身形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直袭而出,瞬间跨越过两百余米的距离,直接踢飞了一个围攻小女孩的武师,而花娘更是直接代替了那中年女人的位置,百花舞施展开来,将对方的武王和大武师完全笼罩其中……

原本一边倒的战况因为吴天和花娘的出现而瞬间一变。

“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三阶武王沉声喝道,“我铁血堂在此办事,你们竟敢阻挠?”

“铁血堂?”

吴天一巴掌拍飞一个武师后,不禁冷笑道,“铁血堂算个什么东西?小爷我听都没听过!”

“大胆!小子,你竟然敢如此污蔑我铁血堂,看我不杀了你?”

三阶武王怒嚎不断,但在花娘的百花舞笼罩之下,根本没有余力对吴天出手,恐怕能否保全自身都不得而知呢!

“是你?”

那小女孩看到吴天现身,刚才还微微有些发怔,瓷娃娃般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但幸好吴天专心对敌,并未发现她的异常。

“好了,花姐,别和他们废话,杀!”

吴天双目一冷,直接对花娘下出了格杀令,花娘立时妩媚的娇声一笑,那百花舞的速度与力量立刻加快许多,那飘飞犹如仙女儿般的娇美身形却是转瞬之间化作地狱美艳杀神,仅仅是在刹那间的功夫,那四个大武师便一一在她手下毙命,完全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不好,点子扎手,撤!”三阶武王双瞳一缩,猛然一股能量冲击而出挡住花娘的攻势后,身形毫不犹豫的朝远方飞退,其余除了死掉的人之外,都纷纷宛如丧家之犬般迅速逃离……

战斗结束,那瓷娃娃般的小女孩朝着吴天盈盈一笑,大眼睛中闪过一抹戏谑的笑道,“多谢你们出手相救!我叫徐珊,这位是我的小姨!”

“徐山?山峰的山?”吴天表情一愣,可这眼前的女孩,与自己的四弟没有半分相像啊……

“不啊,是珊瑚的珊!”

徐珊抿嘴一笑,“你认识我么?你的眼神好奇怪!”

沈阳脑康中医院在那个地段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沈阳脑康中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专家门诊
沈阳脑康中医院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