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网 > 历史

血迹苍穹 第一章乱世之子降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8:17

血迹苍穹 第一章乱世之子降临

阴雨绵绵的大地之上,是灰白色的世界,一座恢宏、古老的宫殿坐落在大地中/央,孤魂环绕,魔气弥漫其间,远远望去,这个不知存在多少年代的巨大宫殿仿佛坐落在黑色的云雾之中,时隐时现,看不清其貌。

在宫殿的周围,可以清晰的看见九尊高大不知几千米的巨人雕像坐落九个方位,他们一半的身躯隐没在云海之下,一半身屹立在云海之巅,头dǐng天,脚踏地,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仅仅是石像巨人恐怖的尊容就足以让每一个出现在这个地方的生灵望而却步。

奇怪的是,位立宫殿周围的九尊石像,每一尊石像的腰间,都缠绕着一根不知经过多少岁月洗刷的粗长锁链,锁链的一头没入宫殿之中,仿佛锁住什么东西,并且需要九尊巨大的石像镇压似的。

无不张显神秘气息的古老宫殿上方,云层的笼罩、天色昏黄。

昏暗的天空卷积着乌云,如海中飓风倒挂苍穹之巅,闪烁着雷光的云海之上,庞大不知几何的十二条巨龙游走其间,吞云吐雾、迂回周转,在它们的身上,同样缠绕着一根根粗长的锁链,锁链的另一头固定在宫殿的四周。

越发古怪、阴森的古老宫殿,周围充满了未知与神秘,时有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电光在空中闪现,划破天地、更显此地的惊悚。

这时,一只娇xiǎo的云雀朝着这个宫殿飞来,矫健的身影冲破云雾的阻碍,穿梭于电光雷柱之间,如光似电的身影片刻之间停落在宫殿的脊梁之上。

“啾啾……”

无所畏惧的云雀在宫殿脊梁上跳动,就在这时,惊心的一幕出现了。

活跃于脊梁上的云雀,对危机毫无察觉的时候,它的身影仿佛受到某股力量的侵蚀,血肉之躯瞬间石化,与古老的宫殿成为一体,更为吃惊的还在后面。

在云雀的身体石化之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宫殿脊梁上,是一排排属于鸟类的石像一一显现,仔细一数,脊梁上存在的鸟类石像竟然有一万之数。

“嗡嗡……”

就在这时,寂寥的宫殿中传来诡异的震响,雾气弥漫的宫殿中/央,一个巨大的气浪掀起,汹涌澎湃的雾气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掀起惊涛骇浪,冲天而起的魔气在空中凝聚,一尊巨大的魔神之躯出现在云海之间。

“万年了,没想到这一沉睡已经过去万年了

,我的孩子,苏醒吧!为父需要你来助他挣脱大道之神的枷锁。”巨大的魔神巨人口吐人语,汹涌磅礴的气势侵入下方的雾气之中,是古老宫殿的震动,是更多的巨人应运而出。

“嗷嗷……”

“哗啦啦……”

这一变动,天上的十二条巨龙马上有了反应,一道道巨大的雷柱喷吐而出,刺破魔气凝聚而成的其他巨人之躯,让出现的巨人再次湮灭在云海之内,同时锁住宫殿的十二根巨大锁链被巨龙拉直。

与之行动的还有那九尊石像,他们身上的锁链也在收缩,全力稳住巨大的宫殿,震动的宫殿很快恢复平静。

“该死的封印之神,该死的主宰,你们再也挡不住本帝的步伐,本帝破封之日,定要让你们形神俱灭。”云海之间,唯一存在的巨人仰天咆哮,猩红的巨眼中,迸发出摄人心魂的血光。

“回到你该存在的地方去!”突然,从雾气的下端,一个黑色的身影不断攀升,转眼之间,一尊实质性的巨人与魔神并立,挥手间,巨大的拳头包裹着血紫色的光芒,带着一道恐怖的气流冲向魔神的脑袋,从正面穿透。

“蓬……”

魔神的头部被击穿,巨大的身影并没有因此而消散,只听见狂傲的笑声在天地间传响。

“万年已过,你们再也封印不了本帝,主宰,我、虚灵魔帝不久之后将让你们这些宇宙之神颤抖,哈哈哈……哈哈……”

“滚回去!”巨人暴喝一声,穿透魔神头部的巨大手臂上涌入一股浓郁的力量,血紫色的力量散布魔神的周身,无数紫光从他庞大的身躯中迸发出来。

“哈哈哈……你们已经阻止不了本帝冲破封印,等着被本帝毁灭吧!哈哈哈……蓬……”

魔神的笑声到最后,化作一声巨大的震响,由魔气所凝聚而成的躯体爆发出一道巨大的光环,光环所过之处,云层消散、雾气不存,延绵千万里。直到这一刻,宫殿下方的景象才显现。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宫殿的下方,是一望无际的石林,延绵不知几千里的石林中,林立着无数奇形怪状的石像,它们有些高耸入云,有些伏贴大地,还有些居中而立。似人、似花草、似万事万物,神态各异,形状万千。

这就是一个石头的世界,除了打散魔神的那尊巨人,这一方大地上存在的物质都是石块,连一根细xiǎo的草木都是石质的,毫无杂质。

就在魔神所处的区域回复平静后不久,远离石林之地的另一块广袤大陆上,是夜的降临,是银色世界的沉寂。

“哇哇……”

明月悬空,夜色迷醉,当秋风带着无限的凉意轻抚大地、万物都沉寂之时,空灵的天幕下,几声如洪钟般响亮的婴儿哭声彻底打破这一夜的宁静。

清晰透彻的婴儿哭声随秋风飘荡,弥散人间,如魔音涣散,在无数生灵还沉迷于梦幻世界之际,活跃于山川丛林之中的魔兽一族出现了史上最为恐怖的一次同类相残。

它们仿佛能听到这不同寻常的婴儿哭声,预知那虚无缥缈的大灾大劫,所有的魔兽在这一刻都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躁动的情绪使得它们一只只离开属于自己的领地,入侵其他强大魔兽的地盘。

它们开始相互残杀、相互吞噬,将万恶的黑夜彻底变成了血色的地狱殿堂。

“该死,他们正在冲击封印,绝对不能让他们出来,马上传音神虚宫,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支援。”

“不好了守护者大人,西面封印被他们冲破,已经有不少虚灵进入本源神界。”

“什么?”一个被群山环绕的深谷中,一群本源神界处在巅峰的强者闻声色变。

封印被突破了,这怎么可能?或者説不是不可能,而是无法接受,因为那样的后果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那还等什么?马上堵住出口,让神虚宫、源修界所有天神级强者以最快的速度赶来镇压。”守护者惊悸,几乎是用吼的方式下达命令。

身边的所有人不敢怠慢,一个个瞬移而去,赶往西面封印出口。

“决不能让出来的虚灵破坏这里,不然,这个世界就完了。”守护者目视着不远处一块布满五行八卦图的巨石上,眼神中充满了悲叹与担忧。

谁能想到,几声婴儿的哭泣,不但让魔兽一族陷入癫狂,还让这个世界出现了一次不可预知的危机,这发出哭声的婴儿到底有何等能耐让整个世界都为之疯狂?

此刻,造成这一切的xiǎo主正被一个绝美、靓丽的女子抱着,在他身边,还有一位老者同样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婴。比起老者怀里从出世都安详入睡的女/婴,绝色美人怀中的男/婴则显得调皮一些。

之前的哭声就是他发出来了的,説来也奇怪,刚出世的男/婴竟然已经开眼,紫黑色、犹如阴阳环绕而成的眼眸此刻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环抱他的美人,让人最为惊叹的是,男/婴在注视着美女的时候,不哭了,不但止住了引起天地异象的哭声,在他那粉嫩的xiǎo脸上,还可以看见明显的微笑。

这、这还是刚出世的婴儿吗?

好在抱着他的人非一般美人,不然,看见这样一个怪婴,不吓得当场弃子才怪。

“龙老,xiǎo少爷好像在和我打招呼。”男/婴的奇异引得美人大为吃惊,注视着他的那张美目下,红润的xiǎo嘴惊奇的问身边的老者。

旁边的龙老看了一眼目光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美人身体某个地方的男/婴,脸上又好气、又好笑:“他们的父母本来就非凡人,出生的孩子有diǎn怪异也很正常,不过,比起你怀里的那个臭xiǎo子,还是我的xiǎo女/婴惹人喜爱。”

“他们的父母?龙老,他们不是你的孙子吗?”

龙老的一句话引起了美人的注意,同时她也奇怪,刚出生的两个婴儿怎么没见到他们的父母呢?更奇怪的是,两个婴儿的出现如同凭空落地一样,这其中有太多的迷惑是美人无法理解的。

龙老闻言,慈祥的面容上露出一丝黯然,在那张已被岁月留下些许痕迹的面容下,是一抹无法再隐藏的悲伤。

一番惆怅,龙老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微笑道:“不是我孙子,却更似我的亲孙子。”

不明白龙老为什么这样説,美人转而带着喜色,迫不及待的问道:“龙老,他们还没有名字,你看他们都好可爱,你给他们取个名字吧?”

提到给两个孩子取名,龙老顿时展开笑颜:“名字?呵呵……他们的父母给他们留下过名字,女孩叫项子虞,至于那个臭xiǎo子,叫项子羽。”

“项子羽、项子虞?他们的名字好奇怪。”

“奇怪?也许吧!没有忘记那段历史的人,永远不会忘记曾经有两个让这个世界为之疯狂的存在。”龙老感叹的説。

“是他们的父母吗?”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是我的孙子。”

“咿呀咿呀……”

……

阳江癫痫病医院
淮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平顶山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阳江癫痫病医院费用
淮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